随性(任性)的自我吐槽(发泄)。

NO.THIRTY-NINE

认为自己的空虚感来源于不参加人际交往。
做出逃避的样子,拉下脸来做出怪事情来企图给别人一个“这孩子是不是心里出了什么问题”的印象(实际只会觉得我讨人烦吧),又觉得这是小说里的情节,啊,小说里的。
对别人说话客客气气,他们也对我客客气气,可我又不喜欢这样,因为觉得他们会认为我不好相处,曾经,多次在朋友面前试图说过玩笑话,可是没有活跃气氛的作用,搞得众人一脸懵。
最近烦恼的问题是,我做一件事,做法是否正确,这种做法对我习惯的影响,对我能力的影响,对我未来的影响,当做事是这种思考让我苦恼。我一般会否定自己,有时告诉自己“对错不是绝对的”,后者没有用,因为还在苦恼着嘛。

1 1

NO.THIRTY-EIGHT

明明要睡觉了的,明明要好好调养的,明明要写卷子的,明明要抄作文素材的,明明要改变自己的。
翻了翻以前写的发泄负能量的文章,本想删掉大部分的,后来竟感觉不错,文采不怎么样但读起来舒服,不是粗俗的感觉的那种,这是今天的感觉,不知以后我会不会觉得以前的文字是在刻意说些貌似有文采的话。那就算了吧,它们依然在那里,记录我的生活,那段年少的时光。
思想境界还是没怎么变,那我人本质上也没怎么变吧,上高中了大家都说自己变了,现在我觉得,我的本质,我的灵魂,还是那个样子。可喜又可悲。
以前有个同学做演讲,在黑板上画了张“白纸”,就是大家以前还很单纯天真的意思,后来他把那个框框用粉笔涂满,说但是我们可以变成这样。这个我记得很深,当时对这个观点有种说不出的感悟,现在还是说不出,因为它还没成型,我没有完全明白,或是自己形成一个明确的观点。
不删掉那些文章,算是敞开自己,内向没有错,可不能封闭自己,接触外面的世界,我想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
不是难受我怎么会在手机上虚度光阴,怎么会写这篇文章,不是难受我怎么会愿意陷入片刻欢愉后更深痛苦的恶性循环。

2

为什么中国女人不性感

遇见,最美的文字:

文:黄佟佟




有一种好女孩,却总是让人爱不起来,木清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孩。




木清是我姨妈的孩子,我的表妹。她不算我遇见过的顶顶漂亮的姑娘,但也算是我们家族里比较漂亮的。




她有一双漂亮的眼睛和一头黑黑的长发,用卷梳打理得整整齐齐。皮肤超细腻,像《瑞丽》杂志里走出来的模特。




她唯一缺点是眼睛有点小,但这个缺点在她戴了美瞳和化了妆之后就解决于无形了。




而且,她特别会穿衣服,她会用轻粉红的丝衬衣配银灰的小方巾,温柔得不得了,也会用大红靴子配黑色紧身上衣,又帅气又利落。




这也是我不明白她这么多年和第一任男友分手后,落单至今的原因。




她智商很高,高考考了她们那个地级市的第二名。而且,她情商也不低,要不然也做不到4A广告公司的资深创意,她和同事们亲如一家。




她也不是不女人,她的日记本有一尺那么厚,里面有一个多愁善感的少女心思。




当然最重要的是,她是很温柔的,有时甚至会让我觉得过于温柔,比如一些客户无理的要求,她也承接下来。比如谁要她陪逛街,她也能勉为其难地答应。




总之,她像那些书里描述的那些好女孩一样,总是面带微笑,总是坚定沉着,总是尽其所能地帮助他人。




她甚至还读了很多心理学的书,有一段时间,她总爱重复别人的最后一句话,这让我有点诧异,也有点不习惯。




后来她告诉我这是一种心理学上的社交技巧,简单实用。这时我才知道,在我们还没有搞清如何搞定人际关系的时候,她显然已经开始了思考这个问题。




怎么说呢,和木清待着是舒服的,但「激不起爱她的心,她像一锅温吞的白开水,当然也吃不坏肚子,但也着实没有味道」。




我曾经介绍给木清一个男同事,约过几次会,结果这个男同事这么坦率地跟我说。




我又请一个做情感咨询的朋友和她聊过,他的诊断是「她是个好女孩,可是缺点也是好,太顺从他人了,没有自我。」




我心说顺从不好吗?你们男人不都是挺喜欢温柔顺从的女生吗?心理专家说:「太顺从对男人就没有挑战性了。」




其实我很想对他们说的是,她有一颗金子一样的心,可是男人就是这么肤浅,我跟木清讲,其实智商像她这么高的人应该拽一点。她看了我一眼,无奈地说:「没办法,我也改不了。」




我只能说我大姨的家教太好。我大姨是一个特别强势的妈妈,比她姐,也就是我妈还强势。




过去的三十年里,她手上似乎有一把巨大的防辐射大伞,她把一切对女孩不好的东西屏蔽掉了。




我记得她从不许木清跟我们出去玩,也从不许她穿任何短裤和短裙,她说女孩要有女孩子的样子,衣领上最后一粒扣子不扣,像什么样子!




木清到十几岁高中毕业的时候,心性还纯得像个孩子,哪怕大学回老家,她晚上还是不能出去和朋友玩。




上大学之前,姨妈就严正地教育女儿不要蚀底,千万不要被那些傻小子骗了,也千万不要乱谈恋爱,要谈就谈一个能嫁的--




「请以结婚为前提进行交往吧」,这句后来时兴的日剧台词倒是很好地可以用在我大姨身上。




只不过世上很多事情并不能以我姨妈的心愿为转移,她想要女儿听话就听话,她想要女儿得第一名就得第一名,她想要女儿考上好学校就考上好学校。




可是她想要女儿结婚的时候,女儿却领不回一个男人,这让她怒了。




一想到她费尽心机培养的五好姑娘居然没有人欣赏,我大姨就开始崩溃。等木清快三十的时候,她已经快要急疯了。




她通过各种关系到处找男人,然后逼着木清去相亲。最后,木清就变成了一个在相亲时呆若木鸡、生硬无比的女人。




「木清太不性感了!」和木清刚刚相完亲的男孩子说,这话听了让人伤心。




「可是难道不是爸爸妈妈从小就苦心教育我们不要性感吗?」木清抬头看着我,「啊,姐姐,为什么现在不性感都成为一个罪名了?」




photo-1441110317034-95e16e111f8f.jpg




姐姐,到底性感是什么呢?




木清问我,鉴于我跟这个词也不熟,只好回去翻字典。




字典上说,性感是一种对于有可能性的未来爱人的吸引力或者说诱惑力。




那怎样才能性感呢?




我就愣了,这我哪知道啊,要知道我就出书赚钱。




女人们所干的大部分事情不就是为了让自己性感吗,只不过,中国女人含蓄,把「性感」两个字改成了「美丽」。




我想性感也是有一定规则的,比如苗条是性感,臃肿不是性感;皮肤光洁是性感,满脸是青春痘不是性感;纤腰是性感,大肚腩不是性感;芳香扑鼻是性感,满身异味不是性感;挺着胸脯是性感,含着背不是性感……




这是外在的,性感当然也有内在的那一面,自信是性感的,眼光躲闪是不性感的;微笑是性感的,黑脸是不性感的;个性是性感的,人云亦云是不性感的……




性感不光是你露大腿露得多,或者要不停地抛媚眼,性感跟一个女人的姿势、穿着、嗓音、表情都有关。




它是一种特别内在的个人的魅力,带着性别的诱惑,引发脑干深处最原始的生理冲动。




也就是说性感其实是有一套特别的身体密码的,它让你在五分钟之内不同于常人。




而且,最重要的是,你自己可以随意地使用它们或者不使用它们,在什么样的场合下使用它们。




比如结过八次婚的伊丽莎白·泰勒,我猜她如果愿意,再结婚十八次婚都可以,因为没有人能拒绝得了她。




她端庄的时候特别端庄,放荡起来也特别的放荡,对的,收放自如--也许才是性感中的性感。




有关于性感,我目前理解的就这么多,而我放眼所望,性感这种能力虽然不在我表妹身上,也好像不在我身上。




我想这跟国情跟时代有关,我们通常有管教异常严厉的父母,性感是从来不被鼓励的。




我至今还记得那些小时候的规矩,比如扣子要扣到第二粒,到夏天每一个穿裙子、出风头都是不好的女孩,不能主动和男生搭话,不能让男人靠近自己,甚至于来月经太早都不是正经的女孩……




你看,我们最后都成了爱学习爱劳动五讲四美三热爱的好学生,我们最后都考上了名牌大学,我们成为了人们眼中的天之骄子。




我们都自觉地不去早恋,我们听从老师家长的安排,我们甚至裙不动摆齿不露白。


我们费了多少年的努力,才把自己锻炼成了上山打得虎下海捕得鱼进城赚得钱进房做得菜的淑女。


我们费了一肚子牛劲让自己变得最优秀的好女孩,可是我们最后发现没有男朋友,因为我们不太性感。




这真冤,不是吗?




不光是我们不性感,我们那一代女孩子们大都不性感,更重要的是男孩子们也普遍不性感。




几乎所有的大学同学聚会,我们都会发现女生们基本没怎么变,可是男生们一个一个中年得不成样子。看到当年最帅的男生大肚腩那么大,你会觉得世界都快崩溃了。




可是男生们却依然得意傲骄地说:「男人嘛,样子长得帅有啥用……只要事业成功。」是的,只要能赚钱,猪头一样的男人也有女人扑上去。




大多数小孩从小就被教育要「听话」,只有做好孩子才能得到好工作,好收入,好职业,要做一个「好孩子」。没有人要求你要锻炼身体,保持健美,当然就更别提性感。




photo-1427097886142-1fd181454991.jpg




「非性化」是当前一些孩子的主流。




这个词来自我看的一本惊世骇俗的书,这本书叫《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是由一个叫孙隆基的学者写的,他在香港长大,去台湾读的大学,还在大陆待了一段时间,最后跑到美国去教书。




因为对台港大陆三地华人都有了解,他对于中国文化对人的影响有了精准的分析,其中最尖刻的一句话是:




「在中国人自诩为无性老实的地方,西方心理学家看到了一种宠坏的人格,一种自己不求去表现浪漫风趣,不去理性地面对障碍,却幻想对方会无限度地来迁就自己--稍有不如意,就心怀愤懑,迁怒对方。」




是的,我们都在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但我们的天真在于相信如果我们变好了,我们就可以得到我们想要的一切。




如果没有得到,就是这个世界不对,这就是所谓「好人」的思维模式。




好人们基本不懂得如何去调情,也不懂得如何去爱人。




一个人不知道如何为体内的生命力找一个出口渠道,不知道如何去组织整个性爱的过程,与人格成长过程中,「自己」被「非组织化」有莫大关系。




这个松垮与被动的人格,在面临「成人」任务时,易倾向于稍一遇到障碍就打退堂鼓。




而被动性的人格,其控制世界的方式,也容易滋生「自恋狂」的幻想,希望自己不用动一根手指,一个理想化的对象就会主动来满足自己一切要求。




为什么我们这个时代里相亲这么盛行,宅男宅女这么盛行?大约也因为我们文化里就盛行鼓励无性化的生存模式吧。




好孩子们基本上不知道怎么去谈恋爱,他们根本上就是一些没过口腔期的小孩,他们的身子是成人的,可是心却是小孩的。




那你让他们怎么去谈情说爱呢?这是唯一不能由别人代劳的事。




情与性是人性的底色,在性里你才能真正看清一个人。羞于表达情感,表达欲望的听话的好孩子们,连自己的欲望也恨不得统统消灭,又何从激起别人的欲望呢?




成为一个「不性感的人」有什么坏处?




冯小刚说的,没有荷尔蒙的好处就是不折腾,说真的,其实也没什么坏处,甚至还能省不少事,少惹不少麻烦。




但问题是这种无欲无求不是来自千帆过尽的懂得,而是来知懵懂无知的恐惧,那意味着一个残酷的事实,就是你白活了。




一个「不性感的人」可能代表了一种可能,那就是她不知如何去享受自己的生命。




当一个人完全不懂得发散自己的吸引力,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在复杂的情感关系里去应对去调整,那也就意味着她丧失了那最原始的生命力。




这是生命里的一片空白,同时也意味着她从来不曾完整地领略生命的各个层次及维度。




张爱玲写过一部小说,说的是一个清教徒式的妈妈教育出的三个女儿,因为是无菌箱里长大,女儿甚至不知道男人是怎么回事,她们把男人的正常要求看成是畜生。




每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都会在新婚之夜,穿着睡袍,赤着脚奔跑在漆黑的山路上。这真是人生中又搞笑又心酸的一幕。




据说这是张爱玲在港大遇到的真事,因为这件事又滑稽又私隐,让张爱玲心心念念那么多年。




是什么令我们不性感?原来是我们整个文化与成长环境的齐齐发力。




过于纯洁就近乎白痴,过于道德就近乎白活。又不打算做圣人,又那么「不性感」,到底是在恐惧什么?




这个事儿值得午夜梦回时,好好想想。




性感也许也是可以学习的,至少我们不应该限制我们自己永远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那么,就从成为一个有趣的人开始吧。




——THE END——


文章转自微信公众号:蓝小姐和黄小姐(ID:misslanmisshuang)



25

NO.THIRTY-SEVEN

上次回初中去看老师是教师节后一天,好像时间只过了一个星期似的,为了转团关系,我们又回去了。

1

相对于跟别的高中比放假少的一高,实验高中真是格外亲切,虽然不在那里上,但总会有同学说实验高中长实验高中短的,说那里食堂的饭怎么怎么好吃,老师教得怎么怎么好,每年的春秋游怎么怎么样,假期怎么怎么长……如果我当初选择的是那里,我会怎么样呢?会后悔我的选择而想着好学生众多的一高吗?会头一次对一所学校有那么明显的不喜欢吗?只有当机会有两次的时候,我才能知道答案。现在很清楚的是,我可经不起折腾了。

一高好学生多,但是累;实验高中轻松,老师实力强,但学习环境不如一高。纠结的人不止我一个,朋友们也和我一样,在犹豫中选择了一高——好学生如云的地方,会怎么样呢?

上次回去,老师总是在强调要定下心来,既然去了就别想别的,这三年要好好拼。也有老师说实验高中不错——实验初中的学生上自家高中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上次很愉快,老师的话起到了定心丸的作用,我们的心里也渐渐不再纠结这样的问题——没有人再在一高谈论实验高中了。“我上课的时候总是在想初中老师。”同桌对我说。

“他们都跟亲妈一样。”

2

今天下午回去转完团关系,老师问我高中的情况,我心情一高涨,就说了好多话,人比以前活泼多了。我还笑意盈盈地说了同班同学的学习情况——之后有些后悔。

六点的时候又跟着班长跑过操场去隔壁的实验高中,找以前的同学,见到了好朋友,很开心,我还说以后给她们打电话——喂,我明明不主动打电话的,一激动真的什么都不一样了。

这之后看见了几个初中老师,其中有一个我还当过她的课代表,时间还不短。不过老师也没跟我说什么,当时心里还真是失落呢,回家后又哭了一场,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说别人嫌弃我之类的,说我好多事都做不好,老爸只是一直在安慰我说你只管你的,管别人干什么,哭完后真是脑子都清醒了,let it go.

每次都是通过哭来让自己开窍,今天又是激动又是大哭搞得我好困。累,身体累,心累,又不想睡,想找人说话,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我就只能先跟自己说,说了有效果,就在心里放着;还是很压抑,就跟朋友和爸妈说;还是不行,就哭吧。

写下这些,我觉得我可以从另一个角度看那个时候的我,然后自己给自己指路,我该去哪,去做什么。


6

NO.THIRTY-SEVEN

本来想专门写一篇关于《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的观后感,可是时间不允许我在剩下的一天时间内写出来……明天下午就要去学校然而我的作业还没有写完然而我的教辅还没有买然而我还没有好好的思考人生。

很多人说这部电影很棒,是国漫的希望,说我们国漫还是有好故事的,说大圣好帅。最后一点我是认同的,前两点抛开不说,第三点值得我好好地像思考人生一样思考。

我看完这部电影其实——

没什么感觉。

好还是不好?

对于这点我心里不太好受……或许是看电影的时候旁边的小孩太吵,或许是被人提前剧透了一点内容,或许是在贴吧上有人说它的剧情不好让我反射性的在看电影的时候带有一种批判的想法……

反正有一点我记得很清楚:孙悟空对战大帅比大boss大蛔虫的时候我心里想的是这种boss就让他逆袭恢复法力好像……没那么震撼人。当旁边小孩说一个小时过去了的时候我以为这个虫子不是大boss,结果……电影很快就完了。

这就完了?

把想法说出来的时候我自己会有一种我是神经病的感觉,好吧我的表达能力不好不能很好地把自己内心所想传达给别人。

好与不好在某些情况下是没有必要来探讨的,但我对电影的感觉我自己都是模糊的这个让我觉得对我来说我需要通过好与不好来让我自己形成一种排除他人干扰客观看待事物的能力。迷茫导致了我心里的“不好受”,导致了我没有目标地做事,导致了我渐渐丧失关于“主见”的意识。

迷茫是一种磨人的小妖精。


2

NO.THIRTY-SIX

不知不觉就写了三十多篇随笔

闷就是我的特性,人虽青年却像老年人一样没有活力,或许是倦于社交,别人聊得高兴的时候我只是默默地坐在旁边当个小透明写卷子。我也试着嗨过,融入到人群当中,与他们聊天,但一般都是没事插几句话,说几句然后就没得说了,或者想要说一句话,说了三次五次却被人家无视。

好吧让我当个淑女。

大多数人还是愿意对我说些他们的事或者某些想法,我也很高兴能被大家接受和喜欢。我不擅长安慰和评论,别人说完我却不知道说什么,大多数是应付着说“嗯。”“就是。”我很想说些别的,安慰也好,评论也罢,只是希望能多说点。

体育考试前一天我和几个朋友坐公交去看场地,在车上时旁边的那个朋友问我题,效率是不是那么算,我说了个“嗯”,然后就把头扭了过去,结果她朋友就对她说:“你看人家xx都不理你。”

然后我笑了笑。习惯性的笑。

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就是那种口才好点的人,可以话不多,但不能让别人误解自己想要表达的那份心情。

NO.THIRTY-FOUR

我挺喜欢做梦的,一个梦是一个故事,我喜欢故事。
梦里经常会梦到自己因为逃离或追上某个人而跑步,可是在梦里跑步很别扭啊,跑一步就会莫名地跳一步,想快都快不起来,那种感觉让我觉得自己做梦的时候我在现实里的身体都在动。
一个梦里,我逃离了红太狼的家(为什么在那里我没梦到……但梦见红太狼是真的……为什么会梦到她我不知道……),可是因为跑得太慢(就是上面说的一跑一跳那样的),被红太狼追上了……然后好像就被平底锅拍了……
不过现在都不怎么做梦了,初三以后睡得比较晚,本来不容易睡着结果现在倒头就睡……
4

NO.THIRTY-THREE

NO.THIRTY-TWO被我吃了所以跳过(*ˉ︶ˉ*)想知道我说的啥就来咬(私聊)我吧。
一模考完又有那种一身轻的感觉了,明明要更加努力了不过现实却在告诉我说你无论是玩还是学永远都是那个十几名的名次你心焦有何用。
八年级的时候有个人品不太好的英语老师教我们英语(现在又换回原来的老师了挺开心的),他有一次让我上去写板书,然后我不清楚是什么样的格式需要把哪些东西写上去然后就写了好多(那位老师非常注重形式当时我们班快被他定的所谓的形式的规则整疯),当我下去后他说我学习死板,周末别人玩的时候我却在写作业。好吧,是有死板的地方,物理老师和语文老师也跟我提到过,只是他说的话那时我真是接受不了。
有一次听到同学说她见到在郑州上学的小学同学,听着以前同学说的话,她说觉得他们见过的世面真的与我们不一样。“咱这个小地方真的是没有他们那里好的学习环境。”
小地方的环境?小地方的人?所以有人说我们不如他们?
扯远了。
班里的学习氛围不是那么激烈于是我就懈怠了吗?
随便说说,没有条理情见谅。
2

NO.THIRTY-TWO

明明想说好多可是去看喜欢画师的博客了然后吃了顿饭然后就把话吞下去了(●—●)

想起来了终于

今儿个上午一模的时候翻河南中考的速查,看辨析的时候瞟到了什么现在的人在微信上“谈人生”啥的,然后我陷入了沉思

有人做着这样的事被别人说确实是这样被各种膜拜,然后会有人说“你以为发个长篇大论就是显得自己多么牛逼评个论就以为自己也是那种看破红尘的人”,两种观点的冲突让有的人又难以分辨到底哪个才是正确的。

都说没有绝对的事,但总要选择一种自己所相信的信仰。

NO.THIRTY-ONE

自己一向是那种话少的人。少的可怜,以至于一些该张嘴的时候没有力气张开。 于是与老师的尴尬与同学的尴尬就发生了。

黑历史不敢想-_-||

一天当中总有那么几个时候,自己的迟钝让别人产生了误解和厌恶,以及尴尬,事后会觉得后悔无比,然后就是当天晚上的煎熬(这也是我写作业效率低的原因吧),第二天会好些,但还是会为“黑历史”而脸红,只是新的记忆暂时充斥了我的脑子。

多年后回忆起我的历史,我可能只是呵呵一笑,能让我脸红的已经不会是那些事了。

我能有所进步的机会很多,可我经常抓不住它们。


4
 
1 / 4

©  | Powered by LOFTER